一个年幼被性侵女孩的自述

昨天和寝室同学一起看了那个著名教师性侵男学生,过了十几年之后被揭发出来的视频,是央视科教频道做的,里面说有个全球的权威调查,未成年幼女被性侵的几率是百分之二十,而男童是百分之八。寝室同学说,那不是五个里面就有一个吗?我们寝室就有六个人了。她们说几率没这么高吧。其实我在旁边,很想说几率就有这么高。因为我就是五个人里被性侵的那个。


写这个帖子,也许会被扎口,因为其实不该发到娱乐版块来。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说点什么,算是提醒各位为人父母的人也好,算是让那些和我一样背负着黑暗秘密的人感觉到不那么孤单也好。这些年来,即使是最亲近的挚友,至亲父母,都从来不知道我心里埋得最深的秘密。在网络上说,也算是纾解一下吧。


背着这个秘密走了那么多年,真的很累了。


我今年20岁,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我还没上学,那就是四岁之前。那时候我家住在镇上,我爸妈开了个商店,所以有很多认识的叔叔伯伯,我小时候很聪明,我妈妈现在还经常回忆我小时候有多机灵,完全不哭不闹,就算陌生人抱我也不会吵,那时候她整天看店,也不管我,她觉得我这种表现就叫听话,是值得骄傲的。


其实,我现在很想跟很多家长说,不要以你的小孩不怕生为荣,小孩怕生没什么,因为它只信任自己的亲人,不信任陌生人,这就躲开了很多伤害。不要让小孩子太早接触到社会,这个社会没你想的那么好。


我妈妈自己亲口说的,我小的时候,被认识的叔叔抱去外面看电影,看一整天,晚上送回来,不哭不闹。直到今天,她还觉得这样养育一个几岁的,连话都说不完整的小女孩,是正确的。


每次她和我说我小时候的事,我都很想反驳她,我想告诉她,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做父母,你没做好准备,你就不要生,养孩子并不是你坐在家里打牌,把孩子扔出去给别人抱就能完成的,为人父母,不是给她吃给她穿就好,你是以怎样的心态,才放心让自己这么小的女儿在一个成年男人那里呆一整天。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如果真的是百分之二十的几率,如果五个里有一个的话,那是谁让我成为那一个的?


现在我常常想,如果以后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自己带着他,在生他之前,我就会赚够足够的钱,我会保护好他,不让他有机会被这个世界所伤害。


但是我可能不会结婚吧。也许是心理阴影,也许是自己想不开,我对男人这种生物,始终保持远观状态,就算是我暗恋的男生最后跟我示好,我也没有办法回应他。其实我的阴影也没有那么深,大概因为那件事发生的年份早,具体细节是模糊的,只记得几句关键的话,还有当时的痛觉。我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美好的爱情的,可惜与我无关。我自己的性格本来就不美好了,拿什么去谈一场美好的爱情。


还是说说那个夏天吧,我记得是夏天,因为我记得我当时穿的是裙子。我天生记忆力很好,有次我和我妈提起,我记得小时候有个手上长着鳞片的人在我家对面的水龙头洗手,把我吓坏了。我妈告诉我,那是我两三岁的时候,那个人是被蛇咬了,手上是泡,不是鳞片。


所以我总是记得那件事,即使发生在四岁前。那个人,是我们那边一个阿姨的老公,按理说我该叫他叔叔,长得浓眉大眼,身材很高,前年回家听说他还家暴他老婆,在外面找小三。


我已经记不得那天他是怎么把我带走了,反正在我妈面前带走我是很容易的事,她在牌桌上的时候,你只要跟她说带我出去玩就可以把我带走了。我看过我小时候的照片,很可爱,我家其实条件不错,我记得我妈小时候常给我买那种蓬蓬的裙子,还有一种黑色的健美裤,我三四岁的时候还穿过一双很贵的皮鞋,扣带的,鲜红色,据说几十块,九几年的话,几十块应该很贵。那些叔叔阿姨都很喜欢我,把我当洋娃娃一样,抱来抱去。
可惜我妈有钱给我买皮鞋,没时间问我叔叔带我出去时候都做了什么。


我们那边有个砖厂,就在马路边,是挖泥土烧红砖的那种,我记得那天那个砖厂里什么人都没有,到处都是一摞一摞的砖。我当时穿着蓬蓬的裙子,那个叔叔把我抱到一个砖堆后面,地上大概还有那种覆盖在砖上的蛇皮袋一样材质的东西。然后他就把我裙子下面穿着的内裤扒了。


其实当时他做了什么,我到现在都想不清楚了,因为记忆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就像我记得当时天气很热,他的手上有黏糊糊的手汗,记得当时马路上有车经过,我大声哭了,他掐着我脖子,说如果我再哭就杀了我。


我记得我当时一直哭,一直哭,大概是因为痛,我一直回忆不起来他用的是手还是别的什么,我只记得他后来还拿了纸出来,帮我擦掉下身的东西。我记得他威胁我,如果我告诉别人,就杀了我。


我那时候真的很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大概算是个早熟的小孩,我小学时候喜欢看小说,半懂不懂的古代小说也看,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性侵犯了,不过那时候我管这叫强奸。我小时候一直担心自己会怀孕。


我大概确实是个很早熟的人,而且我冷血,现在我叙述自己的故事,是很平静的,没有掉眼泪也没有很悲伤,时间是很强大的东西,而命运是很奇怪的东西,它让我变成了能平静面对自己命运的人,因为如果不能平静,我就不在这里了。


我现在面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父母,包括朋友,都是审视的态度。我也会和父母吵架,也叛逆过,我很正常地生活着,但是在我心里最深处,我审视着自己父母,那种隔阂不是爱或者恨可以说清楚的,我们之间并不缺亲情,缺的是信任。


人和人之间最根本的并不是感情,而是信任,没有感情,还是可以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没了信任,你看他们的方式都会不同。大概是那件事发生的时间太早,所以改变了我整个人生轨迹。我内心深处,是个不信任任何人的怪物。我一样可以和朋友打闹,一样可以和父母闹别扭,但是我心里始终有个人,在冷静地看着这一切。


我见过人性最坏的一面,所以没办法参与最好的一面了。


据说美国电影里,小孩永远不会死。就算是枪战,绑架,怪物。骗谁呢?与其拍一部小孩不会受到伤害的电影,不如把这个世界,变成不会伤害小孩的社会。说到身体。我很小的时候,有过一段时间,有很严重的妇科炎症,我记得那时候我是小学,穿的是布裙子,背后有两根带子可以打结的那种,我蹲下的时候,可以闻到自己下体的异味。但是我妈竟然没发现这一点,那时候我应该是自己洗澡了。后来就渐渐好了。
后来来月经之后,开始痛经,高中时候又开始妇科炎症,白带异常,一直到今天,痛经都很严重。前阵子去医院检查,打过点滴。说到检查,但是医生还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因为妇科检查要用一种扩张的东西还是什么,会损伤到处女膜。当时因为是女生朋友陪着一起去的,就回答没有了。其实我想我应该不是处女了。但无所谓了。


其实那个男人后来还试图找过我一次,大概是在过了一阵子的时候,因为我后来性格就变得慢慢内向阴郁了,所以他很难得才找到我妈出去打牌的机会把我堵在自己家里。我当时大叫大嚷,还挣扎着咬他,才跑了出去。当时我妈就在离我家不到五十米的邻居家打牌。


有时候觉得小孩子真的太脆弱了,很小,又什么都不懂,谁都可以伤害他,谁都可以找到机会对他为所欲为。要摧毁一个小孩,实在太容易。但是要想治愈他,却是这世界上最艰难的事。


为人父母,是很难很难的事,也是最神圣的责任。


所有父母都可以得到个纯洁的,一尘不染,全身心信赖他们的孩子。可是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得到负责任的父母。这实在是很不公平的事。


今天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不仅是为了纾解,也是为了站在已经受到伤害的孩子的立场上,告诉那些为人父母的人,告诉那些看似无关的人。


第一,如果你做不好父母,就不要做父母。我不迷信,做不好父母不会有什么惩罚,不会有什么报应,只要你不是失职到让人愤慨,这个社会也不会很严厉的谴责你。但是,如果你想做合格的父母,如果你爱自己的孩子,就好好保护他,你提早进行性教育也好,你好好保护他也好,麻烦你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因为他只是个孩子,在这个社会里,他真正能够拥有,能够无条件信任的,就只有你的爱而已。他对你而言只是孩子,你对他而言却是整个世界。你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他的一生。他是你的插曲,你却是他人生的开头。


第二,被性侵的伤疤,永远不会愈合得毫无痕迹。如果你不是当事人,这对你来说,只是一段故事,一个或悲伤或愤怒的故事,故事总会被遗忘。而对被伤害的孩子来说,是从身体,到心灵,全部被伤害,连性格都会受到不可逆转的影响,我只是其中的不甚严重的一例。


不要在事后,再一味地安慰受伤的孩子,伤口就是伤口,愈合了也还是伤口。时间和广怀,会渐渐让它愈合。但是最重要的事,是不要让孩子受伤。是立法公开那些有前科的性侵罪犯的信息,警告他们周围的居民也好,是对小孩进行适当的性教育也好,是严惩性侵小孩的罪犯也好。请你们在关于这类的问题上,有自己的立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孩子,每一个都有可能被伤害。我余下的人生里,比安慰更让我觉得温暖的事,是看见这个社会上的小孩,得到越来越周全的保护。


最后,感谢那些在这个帖子里关心我安慰我的人,谢谢你们,尽管我独自度过很黑暗的青春期和漫长的二十年,但是你们的关心,还是让我觉得这个社会上,有些很柔软很温暖的东西,希望这些东西永远不会消失,希望你们的人生过得温暖幸福。


还有,那些与我有过同样遭遇的人,我很希望,在你们遭遇那些肮脏可怕的事的时候,我能站在你们身边,以可以信任的同伴的身份,拍拍你们的肩膀,告诉你们,没什么大不了,伤害已经发生,重要的是让它过去,最丑陋最黑暗的东西也无法打倒我们,人生百年,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有很多你还没看过的好风景,没吃过的美食,没听过的笑话。


我会活得好好的,一定。。。

标签: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gxjss.cn/post/58.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