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是否应该辞职—给在体制内的朋友一个参考

当年在一个较大的国企吧(只能这么说,反正都差不多)。工资不高,但超级稳定。我的部门负责某个资金审批和国内外合作。算是关键部门。恰好企业换了新的大领导,正规博士学位,因此作为少数的海归派,受到领导的重视。恰好赶上竞聘,就此成了部门副手。

不得不说,在体制内,升到被组织认可的岗位上以后,好处太多了。具体相信大家都知道,不细说。跟一大批处长副处长关系也越来越好,每天晚上几乎都是各种酒局。酒量也从半斤直升一瓶不醉。因为我在M国留学,所以去M国出差,大部分是我跟着。

单位某个部门的处长,姓很奇特,真说出来就能猜到了,暂且称之为蔡处长。蔡某人年方四十,年富力强,书记眼中红人,派他去M国考察,跟我部门的一把手杨处长一起,当然还有我。在M国,我驾轻就熟,租了一个车,带他们一路向西灯红酒绿不亦乐乎。蔡处长非常开心。回国前我们在酒吧喝酒。蔡处长醉眼朦胧地说:小蓝,你前途远大啊,现在你是最年轻的非D员副处长,过两年老杨换岗,你绝对是最年轻的处长。

杨处长平时独断专行,我这个副手也就是听指挥的,不敢做主。而且他对平行部门的处长也是呼来喝去,因为我们部门权力相对较大。
但这次,他居然谦恭地说:蔡处,一切都得靠您呢。

回国后,杨处长特地叮嘱我,找时间一定要跟蔡处长聚会,多聚会。我平时就跟这个老蔡关系不错,说说笑笑的。约饭太容易了。于是,约饭N次。每次都是杨处长主动做东,当然是公款了。
每次,杨处长的谦卑姿态,都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想,他都五十多了,两年后,他换岗,超过某个年龄限度,不能担任实职,也就做一个调研员,闲职,图啥呢?

难道是四大闲的江湖传说,让他坐不住了?
江湖人称,四大闲:大款的老婆,贪官的钱;和尚的JB,调研员。

一晃,一年过去。蔡处长提升组织部长的消息,从开始传的满城风雨,到后来偃旗息鼓。
仿佛一瞬间,杨处长对蔡处长的态度,从谦卑恭敬,到肆无忌惮地当面说“小蔡,你小子也太差劲了”。

这是我第一次萌生辞职的想法。

最终,是最不起眼的营销部的王处长(女),升任组织部长。蔡处长原位不动。


我开始刻意疏远本部门杨处长。我觉得这个人,很可怕。惹不起,慢慢躲。但我躲不起躲不开。他对我的态度,居然开始恭敬。
某天跟我协商,说本部门需要一个调研员,希望我跟大领导提出建议。
我说:咱们预算有限,虽然每年钱多,但都是用于做研究调查用的,弄个调研员,这不是让人说闲话吗?
杨处长说:你这就不懂了,每个出国的团组省一笔,一年足可以养活两个调研员,你操这个心干嘛?

我私下里跟大领导说了。
大领导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老杨是不是后年退休?

我立刻明白了。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那,您看,这个研究型职位,对于咱们整个单位发展,有必要吗?
大领导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说:岗位是不是有必要,得你来决定,你最明白本部门岗位的必要性。因人设岗是大忌,束手束脚,也不是好事儿。

当时心里听悲凉的。因为大领导在接待某个直接主管我们的部级领导的时候,办公室的人没安排好,部级领导脸色不好看。现场没有办公室的人,我就直接站出来说,这次是我负责接待的,领导您别生气,我自己罚一壶(二两白酒吧)。然后一口干掉,然后给领导斟酒,奴颜婢膝地恳求原谅。而且说,我明天就提出辞职,算是弥补这次的过失。

大领导觉得我肯担责有胆量,由此一直说到了换届的时候我就是处长。由此我的地位无形中提升不少。

但这次,他这种左右不着边际的话,我只能猜测,他不想设立调研员岗位,但也不想得罪老杨。还是我背锅。

我就是战场上的炊事兵,看着别人打炮,我却只能背锅!

这是我第二次萌生辞职的想法。

单位还是书记说了算。我跟书记一直敬而远之。咱不是D员,没必要拍那个马匹。而且我的业务跟书记管理的业务也不搭界。

大概还有一年换届。老杨已经被调到某个部门,调研员。我成了主持工作的副处长。

书记开始按个找人谈话。轮到我,先问:小蓝,你有什么想法?
我早有准备,说我要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我们是业务审核部门,有几个对来办事的人总是过于苛刻,我说要善待一线员工,他们才是财富创造者。但我部门的人认为,没有他们审批,一线员工屁都干不了。我说这就要改革,要尊重劳动的人。
我还跟书记说,目前的审批手续过于复杂,要简化,一切放到电脑上审批。
我还说,本部门的科级岗位设置,要精简,有两个科长是没必要的。

书记脸色不太好。
书记说:小蓝,部门改革会牵涉到很多问题,你想清楚了吗?
书记说:小蓝,你这些想法,你会坚持做吗?
书记说:不要过于激进,不出问题是第一位的,发展是硬道理。
书记还说:小蓝,你也不积极向组织靠拢!

这话明显重了。我赶紧补充:书记,我是自己觉得思想上行动上距离一个D员的标准差距很大,一直积极努力靠近,等靠近到一定程度,我一定积极申请,希望组织考虑。

后续是我开始改革,在人事部门的帮助下,搞掉了一个科长两个副科长。他们对我恨之入骨但我不在乎。那时候年轻嘛,觉得我有本事,我离开了一样活,你们要离开这个单位,就活不下去。怕你们这帮鸟人作甚?

然而,书记对我的态度开始转变。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
估计我从来不找他汇报工作,这是最主要的。
虽然他并不是我的主管领导。

一次酒局,书记喝多了一点,就着酒劲,说:现在有些年轻人啊,自我感觉过于良好,总想办大事。没有组织支持,什么事你也干不成啊。稳定是大局,发展是道理。这点基础认知没有,做中层很勉强。
然后,书记看着我:小蓝,论学历见识,你在单位也算凤毛麟角。但你还需要很多历练。
我说书记您说的是,我缺点很多,需要慢慢进步。
书记突然大声说:我都这么指点你了,你敬个酒,很难吗?
我只好端杯走到书记跟前:书记,感谢您指点,我先干一个,再敬您一个。
结果,书记不依不饶,我干了三个,他才喝了半杯,然后头也不抬地说:你去坐下吧。

同席的人,用十分复杂的眼光看着我。
我只能默默走回去。

这是第三次萌发辞职的想法。

我可以装孙子,但您不能逼我做孙子。

后来某次常委会,我提出要精简掉我部门的某个审核机构。本来都是跟大领导汇报好的,大领导也说,你到常委会提出来,我们通过就好。
但书记当场就说:小蓝你什么意思?精简部门这么大的事情,你直接提交常委会?调研了吗?有员工反馈吗?出了问题你负责吗?

我说:书记,我调研了。反馈方面,有利害关系的肯定反对,但其他人都赞同。另外,出了问题,我肯定负责!

书记大怒:你负责?你能负责什么?你凭什么能负责?这个单位你说了算?

最终,精简计划失败。

在距离换届没多久的时候,组织部长找我,说公关部有个调研员岗位,正处级,我表现不错,可以趁机提拔一下。
我立刻明白了。

思考了几天之后,我直接跟党办和组织部提交了辞呈。说的很简单,就是我个人发展观念跟不上公司步伐,无法继续工作。

国企嘛,辞职非常麻烦。前后办手续加上离职审计和工作交接,差不多半年。我一直在家里待着,工资奖金照发,等他们来电问我,我就回答一下。

离职审计没有任何问题。咱也的确不贪污。每年经手那么大一笔钱,要贪个百十万的真不是问题。但,很庆幸,我管住了自己。


前几年,在中关村大街上,偶遇已经退休的书记。
满头白发,走路也很慢。他去小学接孙子。
我们聊了一会。
当年对他的怨气,早就消失不见。
本来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是我自己不能适应。不怪他。

书记说:小蓝,你辞职还是挺可惜的。不过,你的性格,不太适合体制内。

我说,书记,小时候,我家里穷,剪羊毛卖钱,大家都往里掺沙子。我爹不掺。我问我爹,你为什么不掺沙子多卖钱给我买零食?我爹说:儿子,猪往前拱,鸡向后刨,各有各的道儿,但人不能走歪道儿。

我们挥手作别。
帝都不大,但我再见到他的机会,应该很渺茫吧。
====================================================================================

后记:有兄弟私信问我体制内辞职的事情,有感而发。恰好生意一落千丈,有空写一段。我的建议是:一定要做好准备。出来创业的,百分之八十都死掉了。生存下来的是百分之二十,或者更少。而且,我辞职出来,还有当年单位N年积累的人脉。没有那些人脉,我也早就死翘翘了。
不要一时冲动。不要幻想外面都是花花世界。

标签: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gxjss.cn/post/119.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