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经验

说说在魔都上海找工作被坑做黑中介的经历

说说在魔都上海找工作被坑做黑中介的经历

          我大学毕业时在上海呆了一年,当时一个同学说八九月份上海好找工作,楼主就去了,去了后发现我同学是在一家食品公司上班,类似流水线工人,这尼玛让我蛋疼了,他让我和他一起在那个工厂干,我直接拒绝了,举目无亲,身上当时带了大概2万块钱吧,都是来的时候我妈给我的,说是出来找工作赚钱,但从先娇生惯养的,他们也没希望我赚钱,知子莫若母啊,呵呵。          离开了我同学,实在没办法,就投
如何看病及中国最好的医院排行榜

如何看病及中国最好的医院排行榜

我不是医生,但是有几个做医生的朋友,我发表的东西纯属个人意见,不与任何团体,组织有任何关系,纯属用个人的眼光看待事物。1. 不要讨论医疗制度如何如何,只是在现有的条件下,尽可能帮助需要医疗救助的人,使人们看病的效率更高。 2. 请质疑任何从网络上获取的医学知识,包括本文。3. 欢迎传播 。如何看病(一): 该看不该看 人的身体是有自我修复能力的。而且这种能力很强,显然比电脑和汽车厉害。有些疾病并不需要治疗,有些疾病是有“自限性”的——也就是时间到了自己就好了。不过,能够发生在
老婆讲她过去还有家里人遇到流氓的事,谈谈过去的社会治安

老婆讲她过去还有家里人遇到流氓的事,谈谈过去的社会治安

引出这个话题的前因是最近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视频,某个小妞走在路上,被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小流氓摸了胸。我跟我老婆说现在城市里公开耍流氓的人不多了,毕竟现在作恶成本高,而性欲的解决途径很多,而且城市大开发之后那些老旧僻静的小巷子也少了,而我记得过去这种流氓挺多的,社会远没有现在这么安定。我老婆听后立刻说是的,她记得过去她读书的时候还经常遇到流氓,那时候社会比现在乱多了。我一听这个就有点来劲了,赶紧说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接着就追问她具体细节,有没有被吃过大亏,她说大亏没有吃过,但是惊吓受了不少,甚至很
也来说说小孩子吓着叫魂送鬼的事

也来说说小孩子吓着叫魂送鬼的事

这个故事曾经在 周五故事会中讲过,如果有听过的,或许能想起我是谁。    前文曾经说过,我家在东北某县城,我们这这种迷信的事,我们叫看香,我们把给你看香的人称为香头。如果按大家普遍的叫法,就是上马仙,他们出道能看香了,叫出马。还有另一种是跳大神,这个没接触过,估计是以前满族传下来的吧。下面好,言归正传。    故事发生在去年的清明节附近,记得好像是有一天晚上,我们家来人,可能那时候阴气比较重吧,就把脏东西带进来了,我们这边,如果家里有小孩,晚上都没有串门的
父母离婚,会对孩子性格有什么影响?

父母离婚,会对孩子性格有什么影响?

经常会有焦虑的单亲爸爸或妈妈留言,问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孩子的性格还会好吗?从他们的字里行间,我常常能感受到他们的“绝望”和无助。是啊,谁不想让孩子有幸福的家庭呢?但生活有时会跟向往幸福的人开玩笑,就像绿油油的菜地被猪拱了那般的狼藉,幸福不可挽回,只是可怜了孩子。怎么办?孩子的性格,会因为父母的离婚而发生变化吗?两个孩子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这个孩子6岁多,这里称他为小皮球吧。小皮球的父母在他4岁时离婚,从那时开始,他便跟着奶奶生活。在学校里,小皮球是老师眼里的“小怪物”,他不仅会
一个工程人(搬砖工)的自述

一个工程人(搬砖工)的自述

      前几天看了一篇帖子,一个干工程的小伙子,回去自己创业开店,讲了他被各种刁难,各种不容易,劝大家创业需谨慎。我没有开店经历,没有资格发表意见,我只能从自己的人生经历,谈谈干工程这一行的酸甜苦辣咸,如有不对之处,请大家指正。      我父母都是一个建筑企业里的普通工人,我上的所谓大学也是不入流的成人教育,相信80后都知道这个成教是什么玩意。自己也是学渣一枚,报成教也需要牵扯到报志愿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问题,我当时17~8岁,鬼知
远离百度,我是莆田系医院的人

远离百度,我是莆田系医院的人

从2003年学校刚出来,到2013年初自己创业之间的这段时间,一直在莆田系的医院里面工作。中间跳过几家公司,对该行业有些接触,现在客观的给大家扒一扒这里面的事。是非曲直,大家自行判断。楼主2003年接触莆田系医院的时候,这个行业已经从之前真正的暴利时代结束了,莆田系医院暴利最高点的时候,是那些80年代莆田医院的创始人走街串巷做游医,敢把1、2毛的青霉素卖到几十块的年代,那时候的钱的价值跟现在肯定没法比,我记得80年代,我爸一个月的工资才43块钱。我接触的时候,药品的利润约是10倍。例如很经常用的
一个年幼被性侵女孩的自述

一个年幼被性侵女孩的自述

昨天和寝室同学一起看了那个著名教师性侵男学生,过了十几年之后被揭发出来的视频,是央视科教频道做的,里面说有个全球的权威调查,未成年幼女被性侵的几率是百分之二十,而男童是百分之八。寝室同学说,那不是五个里面就有一个吗?我们寝室就有六个人了。她们说几率没这么高吧。其实我在旁边,很想说几率就有这么高。因为我就是五个人里被性侵的那个。写这个帖子,也许会被扎口,因为其实不该发到娱乐版块来。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说点什么,算是提醒各位为人父母的人也好,算是让那些和我一样背负着黑暗秘密的人感觉到不那么孤单也好。这些
《阳谷县饭局》散文 教你酒席的座次排列

《阳谷县饭局》散文 教你酒席的座次排列

阳谷县,山东鲁西南城市。阳谷人热情,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招呼一聚。因为城不大,从东到西,或自南到北,开车、坐车或骑车,如果路况正常,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所以总会一呼百应。时间通常都在晚上,周末最多。不到6点钟,主人就到了饭店,饭店都不大,但菜一定有特色,不是鱼烧得好,就是鸡啊鸭啊是一绝,朋友聚会,用不着讲究排场,关键是吃得舒服。不谈实惠不实惠,小饭店菜不比大饭店差。主人一落座,就拿着手机拨打一通,重复着同一句话:“怎么还没到啊,就等你一个人了…”对方就会说:“到了,到了,已经到饭店门口了“,或者是“
学生必看,说说我在火车站遇到的恐怖事情,给出门在外的人提醒!

学生必看,说说我在火车站遇到的恐怖事情,给出门在外的人提醒!

那是我还上初中的某一年。那时候芒果台正办超级女生选拔赛,于是必然的,喜好音乐的那个小小的我就去了。还是平生第一次并且是一个人单独的去外地。虽然去的不远,我们的省会城市郑州,火车也就2个小时就到了。于是呢,小小的我就直奔而去。兜里的钱也不多(可想而知学生能有多少钱)。接下来呢看完比赛,也就准备坐火车回家了,买了火车票之后,离开车还有不少的时间,于是我就溜达着走出了火车站,去火车站附近找公共电话给家里打电话,并且说一声我几点的火车,大概几点能到家。就在我打电话期间。我一不经意的侧身发现我放在身后小卖
远离诈骗 说一说最近遇到的彩托事件

远离诈骗 说一说最近遇到的彩托事件

   遇到这位彩托,还是得从3月前说起,自家刚买的车,车型就不透漏了,通过百度加了一个车主群,平时没事就在里面聊一些关于车况的问题,平时扯东扯西的,和群里聊得还不错,群也就没退,一直在里面待着。大概一个星期前吧,一个资料为长沙,头像是女的加我,附带问题是咨询驾驶体感,我一看来源,是通过群里加的,也没寻思什么就同意了,女的头像是自拍,长得还可以吧,加了以后就咨询了几个小小的问题,比如该车转弯性能怎么样啊,隔音好不好等,闲着没事也就给她稍微说了说我的驾驶体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
我和股藓作战的痛苦经历 可治愈的办法

我和股藓作战的痛苦经历 可治愈的办法

一个半月前,小弟我不幸得了股藓。怎样染上的,应该是源自于老婆的脚气,每天朝夕共处,脚上的真菌就在床单上蔓延开了,正好前段时间感冒,免疫力低下,就染上了这个病。刚开始,在我的大腿内侧起了几粒疹子,每天都比较痒,我也不大在乎,想起来了就随便擦点软膏,可能是药不对症,几乎无效果,到后来,疹子都蜕皮了,蜕皮处又红又痒,且呈现出半环状。我就立马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你染上了这个病,就麻烦了,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听到这话我心情立马跌到谷底。医生给我开了两支萘替芬酮康唑乳膏和盐酸特比萘芬片(这个药片很伤肝,吃
分享一下自己昨天献血小板的经历

分享一下自己昨天献血小板的经历

献血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我在大学期间献过一次全血,后面忙于工作也没去献。前天看到同学转发朋友圈说Z市医院某楼某床急需AB阳性血,然后就开始连续家属,前天下午动车票,后面由于路况错过了动车,昨天中午提前1个半小时过去,到Z市医院联系家属,家属带我去Z市中心血站,期间了解病人白血病为家属妻子。到达中心血站,护士量我血压,问我身高体重,近期有无喝酒,有没有带身份证(后面有个女生过来要献,没身份证不行)我回了句抽烟算不算,然后不影响,要抽我血检测,我说:我在Y市献过血,那边献血证有编号,你们可以查啊,
33岁的男人由脱发引起的悲剧

33岁的男人由脱发引起的悲剧

本人33了,从去年开始,洗澡时候感觉掉头发厉害,某天对着镜子一看,头发稀薄了不少,心中顿生凄凉之感,我想脱发的男同胞们应该深有体会的,头发真的太重要了啊!无奈各种查询,有说用生姜涂抹或者生姜洗发液有效果,也有说喝中药有效,后来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一篇文章,说有安全的药物,由美国FDA批准的保法止和米诺地尔酊,这两种药物对脱发有良好效果,特别是脱发早期的人群。知道这消息,就像抓到一个救命稻草,赶紧在京东药房网购了两种药物,好贵的说,保法止接近两百一盒,米诺地尔酊一百多一盒,买了一盒保法止和两瓶米诺地尔
亲身经历告诉你 不要在烂人烂事上纠缠

亲身经历告诉你 不要在烂人烂事上纠缠

01有一年,我和老板在珠海过关去澳门的时候,被一个乞丐扯住了。乞丐身强力壮,一副不给钱不让你走的样子。那个时候我23岁,年轻气盛,顿时非常气愤,和他倔住了。我当时的态度是:你这是抢钱还是乞讨?你还这么年轻,不知道自己去赚钱啊?就算你扯住了我,我也不会给你钱!老板发现我没有跟上来,原路返回找到了我。他大致了解清楚后,和那个乞丐赔了个笑脸,马上从皮夹里掏出10元给了他,带着我匆匆离开。一路上,我有点闷闷不乐,老板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是不是还为刚才的那个事情感到憋屈?我说,是啊,这种人就不应该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