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经验

说说是否应该辞职—给在体制内的朋友一个参考

说说是否应该辞职—给在体制内的朋友一个参考

当年在一个较大的国企吧(只能这么说,反正都差不多)。工资不高,但超级稳定。我的部门负责某个资金审批和国内外合作。算是关键部门。恰好企业换了新的大领导,正规博士学位,因此作为少数的海归派,受到领导的重视。恰好赶上竞聘,就此成了部门副手。不得不说,在体制内,升到被组织认可的岗位上以后,好处太多了。具体相信大家都知道,不细说。跟一大批处长副处长关系也越来越好,每天晚上几乎都是各种酒局。酒量也从半斤直升一瓶不醉。因为我在M国留学,所以去M国出差,大部分是我跟着。单位某个部门的处长,姓很奇特,真说出来就能
成年人的世界谁比谁容易呀

成年人的世界谁比谁容易呀

说一说2021年这个清明假期的两件糟心事。第一件是我自己的:我老婆是广东的我是北方的,去年结婚的时候给我丈母娘三个彩礼,当着我的面没说什么啊,过年的时候去拜年说村里人都羡慕她女儿嫁到外地,收了几十个的彩礼,立马在村里盖了新房子,我就当个玩笑听,这个数在我老家确实有点少,在广东应该是足够了。打算五一在女方这边摆酒,我之前就说了,彩礼给的不算多,女方摆酒吃饭的钱我出,你们在盖房子,也要花钱,没找我要很高的彩礼我也很感激,到时候待客收的钱你们自己留着家里用。清明的时候回去谈,又提到彩礼,说村里人都说你
亲身验证:中年男脱发的最有效治理方法,有此困扰的可以参考下

亲身验证:中年男脱发的最有效治理方法,有此困扰的可以参考下

   本人80后,曾经也是青春少年,小伙一枚,一头秀发,大学期间,染色、烫卷潮流的很。怎想到步入中年后竟然也会让脱发给惦记上。    记得是在30岁左右,洗头的时候就会发现水盆里出现大量的脱发,量非常让人恐怖的大,而且持续时间很长,每次洗头都会这样脱发,头上前面位置的发量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稀少,用手随便轻轻在头上一抓,手里至少残留10几二十根。这个过程是渐变式的,刚开始以为是偶然,后面慢慢变严重想起来要治理一下的时候头发已经变得不太好拯救了,记得那时找偏方,
说说在魔都上海找工作被坑做黑中介的经历

说说在魔都上海找工作被坑做黑中介的经历

          我大学毕业时在上海呆了一年,当时一个同学说八九月份上海好找工作,楼主就去了,去了后发现我同学是在一家食品公司上班,类似流水线工人,这尼玛让我蛋疼了,他让我和他一起在那个工厂干,我直接拒绝了,举目无亲,身上当时带了大概2万块钱吧,都是来的时候我妈给我的,说是出来找工作赚钱,但从先娇生惯养的,他们也没希望我赚钱,知子莫若母啊,呵呵。          离开了我同学,实在没办法,就投
如何看病及中国最好的医院排行榜

如何看病及中国最好的医院排行榜

我不是医生,但是有几个做医生的朋友,我发表的东西纯属个人意见,不与任何团体,组织有任何关系,纯属用个人的眼光看待事物。1. 不要讨论医疗制度如何如何,只是在现有的条件下,尽可能帮助需要医疗救助的人,使人们看病的效率更高。 2. 请质疑任何从网络上获取的医学知识,包括本文。3. 欢迎传播 。如何看病(一): 该看不该看 人的身体是有自我修复能力的。而且这种能力很强,显然比电脑和汽车厉害。有些疾病并不需要治疗,有些疾病是有“自限性”的——也就是时间到了自己就好了。不过,能够发生在
老婆讲她过去还有家里人遇到流氓的事,谈谈过去的社会治安

老婆讲她过去还有家里人遇到流氓的事,谈谈过去的社会治安

引出这个话题的前因是最近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视频,某个小妞走在路上,被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小流氓摸了胸。我跟我老婆说现在城市里公开耍流氓的人不多了,毕竟现在作恶成本高,而性欲的解决途径很多,而且城市大开发之后那些老旧僻静的小巷子也少了,而我记得过去这种流氓挺多的,社会远没有现在这么安定。我老婆听后立刻说是的,她记得过去她读书的时候还经常遇到流氓,那时候社会比现在乱多了。我一听这个就有点来劲了,赶紧说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接着就追问她具体细节,有没有被吃过大亏,她说大亏没有吃过,但是惊吓受了不少,甚至很
也来说说小孩子吓着叫魂送鬼的事

也来说说小孩子吓着叫魂送鬼的事

这个故事曾经在 周五故事会中讲过,如果有听过的,或许能想起我是谁。    前文曾经说过,我家在东北某县城,我们这这种迷信的事,我们叫看香,我们把给你看香的人称为香头。如果按大家普遍的叫法,就是上马仙,他们出道能看香了,叫出马。还有另一种是跳大神,这个没接触过,估计是以前满族传下来的吧。下面好,言归正传。    故事发生在去年的清明节附近,记得好像是有一天晚上,我们家来人,可能那时候阴气比较重吧,就把脏东西带进来了,我们这边,如果家里有小孩,晚上都没有串门的
父母离婚,会对孩子性格有什么影响?

父母离婚,会对孩子性格有什么影响?

经常会有焦虑的单亲爸爸或妈妈留言,问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孩子的性格还会好吗?从他们的字里行间,我常常能感受到他们的“绝望”和无助。是啊,谁不想让孩子有幸福的家庭呢?但生活有时会跟向往幸福的人开玩笑,就像绿油油的菜地被猪拱了那般的狼藉,幸福不可挽回,只是可怜了孩子。怎么办?孩子的性格,会因为父母的离婚而发生变化吗?两个孩子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这个孩子6岁多,这里称他为小皮球吧。小皮球的父母在他4岁时离婚,从那时开始,他便跟着奶奶生活。在学校里,小皮球是老师眼里的“小怪物”,他不仅会
一个工程人(搬砖工)的自述

一个工程人(搬砖工)的自述

      前几天看了一篇帖子,一个干工程的小伙子,回去自己创业开店,讲了他被各种刁难,各种不容易,劝大家创业需谨慎。我没有开店经历,没有资格发表意见,我只能从自己的人生经历,谈谈干工程这一行的酸甜苦辣咸,如有不对之处,请大家指正。      我父母都是一个建筑企业里的普通工人,我上的所谓大学也是不入流的成人教育,相信80后都知道这个成教是什么玩意。自己也是学渣一枚,报成教也需要牵扯到报志愿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问题,我当时17~8岁,鬼知
远离百度,我是莆田系医院的人

远离百度,我是莆田系医院的人

从2003年学校刚出来,到2013年初自己创业之间的这段时间,一直在莆田系的医院里面工作。中间跳过几家公司,对该行业有些接触,现在客观的给大家扒一扒这里面的事。是非曲直,大家自行判断。楼主2003年接触莆田系医院的时候,这个行业已经从之前真正的暴利时代结束了,莆田系医院暴利最高点的时候,是那些80年代莆田医院的创始人走街串巷做游医,敢把1、2毛的青霉素卖到几十块的年代,那时候的钱的价值跟现在肯定没法比,我记得80年代,我爸一个月的工资才43块钱。我接触的时候,药品的利润约是10倍。例如很经常用的
一个年幼被性侵女孩的自述

一个年幼被性侵女孩的自述

昨天和寝室同学一起看了那个著名教师性侵男学生,过了十几年之后被揭发出来的视频,是央视科教频道做的,里面说有个全球的权威调查,未成年幼女被性侵的几率是百分之二十,而男童是百分之八。寝室同学说,那不是五个里面就有一个吗?我们寝室就有六个人了。她们说几率没这么高吧。其实我在旁边,很想说几率就有这么高。因为我就是五个人里被性侵的那个。写这个帖子,也许会被扎口,因为其实不该发到娱乐版块来。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说点什么,算是提醒各位为人父母的人也好,算是让那些和我一样背负着黑暗秘密的人感觉到不那么孤单也好。这些
《阳谷县饭局》散文 教你酒席的座次排列

《阳谷县饭局》散文 教你酒席的座次排列

阳谷县,山东鲁西南城市。阳谷人热情,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招呼一聚。因为城不大,从东到西,或自南到北,开车、坐车或骑车,如果路况正常,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所以总会一呼百应。时间通常都在晚上,周末最多。不到6点钟,主人就到了饭店,饭店都不大,但菜一定有特色,不是鱼烧得好,就是鸡啊鸭啊是一绝,朋友聚会,用不着讲究排场,关键是吃得舒服。不谈实惠不实惠,小饭店菜不比大饭店差。主人一落座,就拿着手机拨打一通,重复着同一句话:“怎么还没到啊,就等你一个人了…”对方就会说:“到了,到了,已经到饭店门口了“,或者是“
学生必看,说说我在火车站遇到的恐怖事情,给出门在外的人提醒!

学生必看,说说我在火车站遇到的恐怖事情,给出门在外的人提醒!

那是我还上初中的某一年。那时候芒果台正办超级女生选拔赛,于是必然的,喜好音乐的那个小小的我就去了。还是平生第一次并且是一个人单独的去外地。虽然去的不远,我们的省会城市郑州,火车也就2个小时就到了。于是呢,小小的我就直奔而去。兜里的钱也不多(可想而知学生能有多少钱)。接下来呢看完比赛,也就准备坐火车回家了,买了火车票之后,离开车还有不少的时间,于是我就溜达着走出了火车站,去火车站附近找公共电话给家里打电话,并且说一声我几点的火车,大概几点能到家。就在我打电话期间。我一不经意的侧身发现我放在身后小卖
远离诈骗 说一说最近遇到的彩托事件

远离诈骗 说一说最近遇到的彩托事件

   遇到这位彩托,还是得从3月前说起,自家刚买的车,车型就不透漏了,通过百度加了一个车主群,平时没事就在里面聊一些关于车况的问题,平时扯东扯西的,和群里聊得还不错,群也就没退,一直在里面待着。大概一个星期前吧,一个资料为长沙,头像是女的加我,附带问题是咨询驾驶体感,我一看来源,是通过群里加的,也没寻思什么就同意了,女的头像是自拍,长得还可以吧,加了以后就咨询了几个小小的问题,比如该车转弯性能怎么样啊,隔音好不好等,闲着没事也就给她稍微说了说我的驾驶体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
我和股藓作战的痛苦经历 可治愈的办法

我和股藓作战的痛苦经历 可治愈的办法

一个半月前,小弟我不幸得了股藓。怎样染上的,应该是源自于老婆的脚气,每天朝夕共处,脚上的真菌就在床单上蔓延开了,正好前段时间感冒,免疫力低下,就染上了这个病。刚开始,在我的大腿内侧起了几粒疹子,每天都比较痒,我也不大在乎,想起来了就随便擦点软膏,可能是药不对症,几乎无效果,到后来,疹子都蜕皮了,蜕皮处又红又痒,且呈现出半环状。我就立马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你染上了这个病,就麻烦了,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听到这话我心情立马跌到谷底。医生给我开了两支萘替芬酮康唑乳膏和盐酸特比萘芬片(这个药片很伤肝,吃